您好,欢迎光临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网站! 【香港赛马会开奖结果】

收藏本站| 关于金融职业| 网站地图

浙江金融职业学院服务热线: 400-4848-638

热门关键词:

联系职业学院

联系职业学院
浙江金融职业学院
全国服务电话:400-6968-298
巩经理:13974864687 
肖经理:13746584654
电话:0769-68475465
传真:0769-68413684
邮箱:dgxla2013@163.com
地址:东莞南城区莞太路宏远广场即智通附近
微信:dgxla2013
您现在所在的位: 主页 > 校友总会 > 搞运输是一个肥差因而干此行当的通常都是队长的至亲
搞运输是一个肥差因而干此行当的通常都是队长的至亲 2017-09-13 19:51
 
  上世纪70年代初,我家称得起交通工具的,除了11号(两条腿)外,就是一辆小推车了。
  
  说它是交通工具,因为除了推土、推粪、推柴草等农活外,还能推人。譬如,我就经常坐。每逢下坡或收工回家,总会让哥哥、姐姐推着我。说起来,倒不是图省力气,主要是撒娇、卖乖、好玩。也有发挥更大作用的时候,例如,忙完麦收,或者过了春节,农村都兴走亲戚,这独轮车,便成了母亲的专车。母亲从小就裹了脚,走起路来颤颤悠悠,一步挪动不了几十公分,要完成从我家到外婆家这10多里的路程,没两个多小时的功夫,是不行的。所以,为了省时,也得坐“车”去。不用刻意装扮,其实也没什么装扮的,常常把一床带补丁的花格被子打几个对折,然后往车板上一放,母亲坐上后,再将盛满馒头、或者糕点之类的包裹往怀里一揽就得了。“司机”也不固定,兄弟姐妹谁有空谁就去。每当此时,母亲总会满面红光,不知是因为回娘家、还是因为有专车,反正哪个高兴劲犹如坐了慈禧太后的凤辇一般。
  
  那年月,地排车也算交通工具,且能坐、能躺,稳当安全,但它是集体的,主要用来给生产队搞运输,一般不拉人。那时曾流传着这么一个流行语:“小车一拉,10块进家,8块交队,2块自花”。在一个劳力一年才挣4、5块钱的时代,足见它的“油水”有多大了。
  
  好像记得生产队里还有一辆马车。说是马车,其实是没马的,拉车的常常是骡和牛。其形状酷似古时的战车,木质的轱辘又圆又大,比我的个头还高。周边裹了一圈厚厚的铁皮,鸡蛋大的铆钉镶满全身,走起来叮叮刚刚,很远都能听到。这马车有私用的吗?没有,绝对没有。一来它的体积太大,动辄需套牲口,用来很费事;二来它除了拉庄稼,就是拉粪土,常年沉积的粪臭味,能把人熏个趔趄。开会或走亲戚坐那东西颇具招摇之嫌,况且,哪时候队领导都很低调,所以,一般是没人坐的。
  
  小山村岭薄地瘠,非涝即旱,所以,除了穷以外,其他什么都缺。有些新生事物到我村时,已晚了很大一截,自行车就是这样。有的村60年代就有了,我们到70年代才有人买的起。尽管如此,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所能享用的。像大队书记,煤矿老工人,代销店经理等。但全村统算来,也就3、4辆。
  
  有辆自行车,煞是威风,就像如今有辆凯迪拉克,一般都惹不起。所以,每当身后有铃声响起的时候,人们赶紧躲往路边,让开大道,然后望着人家倏然消失的背影,投去羡慕的一撇。
  
  是的。自行车作为那个时代比较快捷的交通工具,的确令人既羡慕又嫉妒。拥有者也视之若宝,疼爱有加。为防生锈,一天不知擦拭几回;怕碰掉漆,便裹他个里三层、外三层……。倘若有急事想借用一下,那是万万不能的。这么说吧,借钱行,借命也可以,借自行车——没门!
  
  自己是什么时候学会骑自行车的呢?似乎记不得了。好像初中时,有个当煤矿工人的表哥,骑着一辆半新不旧的车来我家走亲戚。当时不管他有多么的不情愿,也不管三暑天的日头有多么的炙热难耐,反正在摔了不知多少跤的情况下,终于学会了。我想,那个中午,表哥肯定会因为我用他的车练车技而茶饭不思的,或者会因我蹭掉他心肝宝贝上的漆而恼怒我半辈子的。
  搞运输是一个肥差因而干此行当的通常都是队长的至亲
  但学会也没用。家景窘迫,温饱尚且勉强,买车更纯属痴心妄想了。所以,即使本人考上了高中,每个礼拜,仍然背着地瓜、煎饼,还有那猪油炒制的糊盐,用两条腿一步步丈量着学校与家的距离,无论春夏秋冬,还是风霜雪雨。
  
  也曾做过拥有一辆自行车的梦,并且真的是白日做的,但这个梦至今想来都觉得凄惨。
  
  那是84年九月初的一个礼拜天的下午,原计划坐公共汽车从安庄到肥城二中上学,因此,家人把自己连同几十斤食粮送到安庄车站就回去了。哪想,左等右等,就是不见车的踪迹,一问才晓得没车了。往回走,离家七、八里,往学校赶,近三十里。为了不耽误功课,也为了谋个好前程,便咬了咬牙抗着东西,朝学校的方向走去。
  
  虽已入秋,但阳光依旧威风不减,火辣辣地炙烤着自己的脊背。开始还有心欣赏两侧的风景,后来便兴致全无了,只是默默地数着路两旁标刻着数字的石碑,盘算着还剩多少路程。就这样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。食粮不停地在两个肩上换来换去,汗水从头顶顺着前胸后背一个劲地往下淌,双腿如灌了铅似越来越沉。实在走不动了,就蹲在树荫下歇一会。那时唯一梦想的就是有辆自行车多好啊。或者,嘎吱一声,有一好心的骑车的过路人突然停在面前,捎自己一段,但一切都成虚幻。也想把那沉重的负担扔掉,但吃什么呢?
  
  太阳渐渐落下山去,月亮也悄悄地爬上玉米棵的稍头。屈指算来,离学校还有一半的距离。路途漫漫,累饿侵袭,浑身已没有丝毫力气。想想求学之路如此渺茫而又艰辛,泪水禁不住流下来。但哭能解决什么呢?在这前不靠村,后不靠店的地方,不走又如何呢?于是,拭去泪水,咬紧牙关,扛起东西,再顽强地走下去。一步,二步……。有没有埋怨父母的想法?没有!能让自己复读一年就感恩戴德了,还有什么非分之想?
  
  时至今日,还为那次磨难而潸然泪下,因为自己感动了自己。有时,甚至想,如果那时候公交车发达,如果家中有辆自行车,或者,村里有部电话,我也不会受那么大的委屈啊,但历史能假设吗?
  
  什么时候到学校的,不知道。只记得当把那该死的食粮扔在寝室门口时,里面已是鼾声一片。回头遥望,皓月当空,月华如水,但洒满校园的都是辛酸……
上一篇:其余都是依据原址复建的基本保持了原有风格 下一篇:终于有了一辆自己的自行车
  • 不是我策划的水准有多高也不是对方的要求有多急迫
  • 以陈光标在“无”车日来到之前砸自己的坐骑
  • 别指望他们会干出什么惠及四方的功德来
  • 国人自古就有好学之风经典掌故可以信手拈来
  • 八月中旬的这次北京之行对本人来说显得格外有意义
  • 怎奈好客的常局长早已给作了安排
  • 燕子窝就建在堂屋正中那间的第二根檩条上。
  • 日子一晃到了无忧无虑要啥有啥的今天
  • 每年的这个季节都是桃农们最期盼和最高兴的时候
  • 只是人群被回字形的铁制栏杆切成了一字型
  • 其实是自己人生的指南针和保护伞啊
  • 善于从生活中攫取欢乐的源泉
  • 愿李玉唱着《飘来的歌谣》创作出更加辉煌的篇章
  • 从几米高的麦秸垛上跳了下去往往摔的鼻青脸肿
  • 他最神圣的使命就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而不惜生命
  • 有媒体评论说梦鸽女士是一个家庭教育的失败者
  • 不是遮阳伞男爷们的皮肤没那么娇贵
  • 千百年来他们始终践行“童蒙养正”的原则
  • 虎年的日历牌不记得翻几张兔年又亟不可待地登场了
  • 虽然顺便捎带了的其他几个景点但最想去的还是延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