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网站! 【香港赛马会开奖结果】

收藏本站| 关于金融职业| 网站地图

浙江金融职业学院服务热线: 400-4848-638

热门关键词:

联系职业学院

联系职业学院
浙江金融职业学院
全国服务电话:400-6968-298
巩经理:13974864687 
肖经理:13746584654
电话:0769-68475465
传真:0769-68413684
邮箱:dgxla2013@163.com
地址:东莞南城区莞太路宏远广场即智通附近
微信:dgxla2013
您现在所在的位: 主页 > 人才培养 > 八月中旬的这次北京之行对本人来说显得格外有意义
八月中旬的这次北京之行对本人来说显得格外有意义 2017-09-13 20:02
 
  获奖随笔
  
  勿用讳言,因为是去领奖的。
  
  老实讲,这次散文大赛,自始至终我都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。之所以如此,一则全国类的大赛太多了,以目前市场法则这么深入人心的思维去研判,那肯定是商业化运作,说白了,就是一手交钱,一手给证书,各取所需,谁也不欠谁的;二则,自己的文字水平,着实低的可怜。按老百姓的话说,自己的肠子,还用别人去量?
  
  那为什么又投稿了呢?
  
  说来简单的很,就是这次2011全国散文论坛大赛,不收报名费。
  
  也许就这么简单的免费,打动了自己那颗原本就比较善良的心。于是,心随手动,便精心挑选了这几年创作的,自认为较满意的作品,略加改动,便寄了出去。本来就没报多大幻想,寄出去也就忘了。还是那句话,自己几斤几两还不清楚?
  
  哪想,一个多月之后,还真寄来了获奖喜报,况且还是一等奖。我以为,是大赛组委会“逗你玩”的,我要获得一等奖,哪全国人民都是散文作家了。
  
  为了核实喜报的真伪,侦探似的在网上查了大赛组织者的来龙去脉,甚至祖宗八代;也绞尽脑汁在百度里搜寻了过去参赛且获奖的作者,探听大赛的虚实——会不会个个都是一等奖,以及去领奖是否是如赴“鸿门宴”。去领奖当然不至于丢性命,但被“宰”一顿也未可知。网友的回答很干脆,“你实在多虑了”。
  
  我也不清楚,我为什么这么多虑。
  
  既然已有网友参加过,且领过奖,一颗不安的心稍稳了许多。但迟疑的心多多少少还有一些。于是乎,怀着忐忑的心,我来到了北京。
  
  会议的报到地点,在京铁大酒店,和北京西站是“一站两制”。一边是人头攒动、熙熙攘攘的候车大厅,一边是温文尔雅、谈吐不凡的大赛会场,有点滑稽,倒也别具一格。
  
  大会工作人员正忙着。个个面带笑容,谦逊和气。大厅的影壁上,游动着“热烈欢迎参加2011全国散文论坛大赛颁奖大会各位作家”的字幕。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澳大利亚、美国的获奖作者们正陆续到来。签到、交款(食宿自理)、领资料。做完这一切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,感慨道,自己真的有点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”了。
  
  首都的天气,和往年大不相同。天空被淡淡的乌云遮蔽着,微风轻轻地吹着,给人以心旷神怡的舒适感。和烈日当空照,灼浪袭路人的山东真有天壤之别。组委会真会选时间,我不由得称赞道。
  
  颁奖大会,在钓鱼台国宾馆进行。主席台上坐满了国内知名的文学大家,散文泰斗。像林非、周明、石英、孙武臣、王宗仁、肖风、邵建国等。大家们的光临,博得了获奖作者们的经久不息的掌声。我是第一次进钓鱼台国宾馆,第一次领奖,第一次见这么多的文坛巨匠,怎么不激动呢,手拍红了,都不觉得疼。
  
  第二天,在北京大学的百年讲堂,听各位大家的报告,哪语重心长的谆谆教导,哪深奥而又简明的创作经验,如醍醐灌顶,似甘醇佳酿,让人回味、让人深思。
  
  正式的会期外,组委会考虑的格外周到。晚上安排了丰富且有趣各种活动。交流会上,各位作家的发言,或铿锵有力,或妙语连珠,博得众人的啧啧称赞;文艺晚会上,有的引吭高歌,有的一展绝活,热闹不断,笑声连连。
  
  当然,收获最大的是认识了许多文友。
  
  78岁的杨再干老师,是一个老革命。官至河南省信阳市政协主席,精神矍铄,身体康健。退休后致力散文写作,已出版多本文集,让我敬慕不已。
  
  50岁露头的刘国强大哥,闯关东人的后代,沈阳人士。部队出身,转业干部,不愿在仕途上跌打滚爬,舍弃公职做了一名专职作家,尤以小说见长。有多部小说被改编为影视作品。据说,新书《日本八路》被改变为电视连续剧,今年10月即将上映,仅版权就卖了60万人民币,怎不令人刮目相看?这次参加散文大赛,我感觉他有点喝腻了五粮液,想换换北京二锅头的意味。
  
  90后的谢冰琦,温州人,大二女学生。是参加大会的最年轻的一位小朋友。活泼、好动、可爱。自告奋勇地当了晚会的节目主持人。别说,主持的有模有样。谁敢说不是将来的董卿?抑或是超过董卿的主持人?虽然在大会发言中守着这么多大家,竟说老一辈不理解90后的想法。这也正明说90后的清纯与天真。怪不得有个主席台上的老前辈,会后主动地招呼她上台,给她签字留言,并合影呢。我真有点嫉妒。
  
  风华正茂的王婷,安徽马鞍山人。看名字就晓得是亭亭玉立的大美女。其实长得还真漂亮。尤其一双漂亮的大眼睛,格外有神,眉目之间透露出精明与友善。后来才明白,岂止是一位初出茅庐的小作家,还是一位个人形象设计大师呢!唉,大有“后生可畏吾衰矣”之感慨。
  
  最巧合的是在这次会上,碰到了祖籍是我们县的老乡顾大哥,沈阳人,现在在市人大工作。本职工作与写作两不误,且很有建树,在国家级刊物上屡有大作发表,我很难望其项背。虽然没有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情景,但也有相间恨晚的感觉。如果不是怕打扰别人的休息,说不定真的能聊到天亮呢。
  
  行文至此,不能不提的是《粤海散文》的常务主编东方莎莎女士。典型的江南美女。最逗的是她的名片,长且窄,绿底白字,又小。所以,只知道她的名字,后来又问她的职业。倒被她问住了,你没看我的名片?我顿时,窘的要命。果然,名片的背面有着她的任职简历,国家二级作家、广州作家职称评委会专家等。我直怨自己太粗心。一来二往,对她印象更深了。她的名片是刻意为之?果如此,真有点“老谋深”了。在云南挂职时也曾遇见一位摄影大家,名片也有此创意,字小的几乎拿放大镜去看,你不仔细,别想看清。和东方女士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佩服!
  
  领奖回来,老作家的叮咛,言尤在耳,“大家获的奖,只是参赛的2万多件稿件中的佼佼者,可以说是……,所以,不要骄傲,这只是新的起点……”
  
  的确,散文的路还长着呢,只有用心才能走好每一步啊!
  
上一篇:从张家界人的舍与得说开去 下一篇:只是人群被回字形的铁制栏杆切成了一字型
  • 以陈光标在“无”车日来到之前砸自己的坐骑
  • 国人自古就有好学之风经典掌故可以信手拈来
  • 不是我策划的水准有多高也不是对方的要求有多急迫
  • 八月中旬的这次北京之行对本人来说显得格外有意义
  • 只是人群被回字形的铁制栏杆切成了一字型
  • 不是遮阳伞男爷们的皮肤没那么娇贵
  • 有媒体评论说梦鸽女士是一个家庭教育的失败者
  • 虽然顺便捎带了的其他几个景点但最想去的还是延安
  • 日子一晃到了无忧无虑要啥有啥的今天
  • 他最神圣的使命就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而不惜生命
  • 怎奈好客的常局长早已给作了安排
  • 虎年的日历牌不记得翻几张兔年又亟不可待地登场了
  • 燕子窝就建在堂屋正中那间的第二根檩条上。
  • 从几米高的麦秸垛上跳了下去往往摔的鼻青脸肿
  • 千百年来他们始终践行“童蒙养正”的原则
  • 每年的这个季节都是桃农们最期盼和最高兴的时候
  • 愿李玉唱着《飘来的歌谣》创作出更加辉煌的篇章
  • 别指望他们会干出什么惠及四方的功德来
  • 其实是自己人生的指南针和保护伞啊
  • 善于从生活中攫取欢乐的源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