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网站! 【香港赛马会开奖结果】

收藏本站| 关于金融职业| 网站地图

浙江金融职业学院服务热线: 400-4848-638

热门关键词:

联系职业学院

联系职业学院
浙江金融职业学院
全国服务电话:400-6968-298
巩经理:13974864687 
肖经理:13746584654
电话:0769-68475465
传真:0769-68413684
邮箱:dgxla2013@163.com
地址:东莞南城区莞太路宏远广场即智通附近
微信:dgxla2013
您现在所在的位: 主页 > 科学研究 > 日子一晃到了无忧无虑要啥有啥的今天
日子一晃到了无忧无虑要啥有啥的今天 2017-09-13 19:56
 
  在我的脑海里,睡眠似乎是大人常用的词语,对年轻人或者小孩来讲,应该叫睡觉。但无论怎么称呼,就本人而言,从来不算是一个问题。当然,这话未免有点绝对,但至少目前及过去如此,将来如何发展,则另当别论。
  
  小时候,睡觉有何特点,父母好像从没告诉过。等到记事的时候,总感觉对它很有缘,因为父母经常夸奖,小家伙能吃又能睡。小学的时候,有幸搭上了文革后期批林批孔哪班车,学校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狠批“师道尊严”和“白专道路”的热潮,学习自然没有什么压力,睡觉时间似乎多了许多,这很令人兴奋。唯一闹心的是一天到晚饿的慌,所以,每每放学回家,总是翻遍旮旮旯旯寻找所有能填饱肚子的东西。事实也如此。那年月,一天三餐,连点油星也没有。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地瓜或煎饼,吃顿玉米面的窝窝头就算是改善生活啦。特别到了冬天,为了省洋油,当然也为了节省粮食,便都早早入睡。这办法还真管用,不知他人如何,反正我觉得睡着还真不觉饿了。现在想想,自己胃蠕动慢的老毛病,八成是那时候落下的,没错。
  
  要想吃,当然得把粮食碾碎。小山村没有钢磨,电磨更无从谈起,所以,为了吃饭,白天在田里出力流汗,晚上则围着磨道转。不转不行吗?当然不行!你总不能吃囫囵的吧?而我最讨厌的便是推磨,不仅仅因为耽误做作业,更主要的怕影响自己睡觉。十几口的大家庭,人多嘴多,消费的食粮自然多。所以,为了提速,石磨也造得比别人家的大的多,两个人很难把它推动。于是,不管白天累的如何七死八活,晚上还要四、五个人上阵夜战,有时甚至推到夜里零点。当然,按家庭不成文的习俗,以女士为先,男爷们次之。就这样,圆圆的石磨,载着沉重的叹息,在走过了几千的时光之后,冥冥之中又传递到我们这代人手里。是国殇?还是己悲?岁月不言,石磨亦无语。不,石磨有话说,哪呜呜噜噜的呻吟声,不正诉说着时代的艰辛与无奈吗?可喜的是,这声音连同哪爿老掉牙的石磨,被改革开放的大潮,请到历史的博物馆里去了。这不得不感激邓公的英明伟大。一般情况下,自己推磨是替补,但必须随叫随到。我以为,小孩推磨,摆设的成分居多,无非给她们添些逗乐的气氛罢了。因为刚开始还好,不等转几十圈,瞌睡虫便从天而降,任姐姐、嫂嫂如何激将,总也打不起精神来,有时虽携着磨棍跟着转,但早已进入梦乡。
  
  不知现在的学校,夏天是否安排午睡,我们那时是有的,大致是中午的最后一节课。都是坷垃地里滚出来的孩子,午睡自然没那么多讲究。半片竹席、一捆草苫,往课桌下一摊,倒头就睡,且睡得十分香甜。不记得有枕头,也不盖什么东西,但从来没听有人说不舒服,或感冒什么的。
  
  等到上了高中,恢复高考已有四五年了。时常传出某人金榜题名、吃上公家粮的消息,这无疑于醍醐灌顶,自己终于懂得学习的极端重要性了。于是,寒窗苦读,挑灯夜读,发奋攻读。学业愈来愈紧,睡眠似乎不足了,上课有时会打起瞌睡。为了不耽误功课,也掐自己两把。虽赶不上古人的“头悬梁、锥刺股”,但这的确是“我要学”的真实体现。真的,如此勤奋,绝不是家长及老师强迫的,就像打瞌睡也不是自己有意的一样。慢慢地,当掐两把也不顶用的时候,自己就主动地站来,来个自我克制,自我觉醒——道理很简单,众目睽睽之下你总不至于站着睡吧?此项发明,纯属本人原创,为此,还曾受到老师的口头表扬。自然,黄天不负苦心人,有志者事竟成了。
  
  时光荏苒,似水流年,但不知为什么,有个好睡眠竟成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奢望。当然,这还是与己无关,因为本人依然延续着良好传统——睡眠这边独好。这令睡眠不甚理想的妻十分嫉妒。见我躺下就睡着,她在一旁咬牙切齿:憨吃迷糊睡。哪意思再明白不过,属猪的。但无论她怎么调侃、揶揄,只要脑袋一挨到枕头,本人就万事消融,困意侵袭,大脑似一片轻盈的树叶,在漫无边际的苍穹中,悠然自得地、随心所欲地往下飘沉、飘沉,不一会,便安然着陆——进入熟睡了。
  
  回想起来,也有睡不好的时候,但不知那叫不叫失眠。一是刚结婚时,夫妻分居两地。说是两地,其实相隔也就40多里地,骑自行车一个半小时的路程,现在真的不算什么。妻一直梦想调到县城来。为此,我们求爷爷告奶奶地跑了两年多的关系。某一天,操心的人说,明天就下调令,我们兴奋的手舞之、足蹈之。第二天,突然又递过话来,因县主要领导变动,所有人财物都冻结。这真如晴天霹雳。为此,妻抹了一个晚上的泪。本人也被这冰火两重天及妻的哭泣声搞的心慌意乱、六神无主。就这样,迷迷瞪瞪、浑浑噩噩了一个整晚。即便如此,还被妻一口咬定本人睡着了,心真狠。难道真的睡着了?我十分怀疑。退一步说,即便睡着与心狠又有什关系呢?虽然事情最终有了良好结局,但对自己来说,这还是平生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“挫折”。磨难有时真的锤炼人,有此经历之后,本人的意志更坚强了,甚至比这还大的遭遇,也均能等闲处置了——该吃就吃,该睡就睡,天塌下来先砸大个子,与我何干?
  
  另一次是应邀去一个景区观摩。由于住房紧张,接待方见我们一行6人,晚上便有意安排在两间通透的房间里了。本来打够级到了3点多才睡,哪想有位老兄睡眠比我还夸张,2分钟内打起了呼噜,10 分钟不到竟然说起了梦话,而且说得还都是刚才打牌时候的话,我用被角使劲地捂住嘴才没乐出声来。原来对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还有持疑,如今算开眼界了。越想越觉得可笑,竟然睡意全无了。总不能在床上烙烧饼吧?于是悄悄地起来,在晚风习习、月光融融的山路上散起步来,一直到东方欲晓才回房休息。
  
  似乎觉得,失眠的人对环境很苛刻,稍有变化,便睁眼到天明。我很纳闷,为什么不随遇而安,尽快适应呢?譬如吧,西北边陲,喀纳斯湖畔,树木葱茏,绿草如茵。夜晚,一弯明月高悬山岗之巅,几条山溪从木屋旁潺潺流过,微风不时送来夏夜的芬芳,还有那一、二声牛羊的哞叫。自然、生态、幽静、和谐。多么优美的边塞月夜,怎么会睡不好呢?怒江两岸,贡嘎山高耸入云,峡谷深不可测。夜晚迈着优雅的脚步光临傈僳人家。一边是咆哮如雷、昼夜不息的滚滚激流,一边是银河高挂、抛珠撒玉的千丈瀑布,我们就下榻在他们中间。在这里,你才能见识到什么叫万马奔腾,什么叫雷霆万钧,什么叫山高水长,什么叫荡气回肠。浓墨重彩的山水长卷,高亢激越的背景音乐,遍寻天涯,万金难买。到此一游,今生或许只有一次。如此美景,不拥入梦中,夫复何求?雪域高原是一个古老神奇的地方。对睡眠影响较大的恐怕非她莫属。不是导游忽悠,而是货真价实。初到此地,第一感受就是透不过气来。海拔3000多米的拉萨城,据说氧气是比内陆少三分之一。夜晚又比白天少三分之一。因此导游提醒不宜洗澡,不宜做剧烈活动,不宜……。有这么多不宜,吃罢晚餐,只得上床休息了。平躺下来,闭目养神,喘息似乎顺畅了许多。乍来西藏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,也不由自主地一一从脑海闪过。雪山、冰川、蓝天、白云、圣湖、草地、藏羚羊,格桑花,那份圣洁,那份宁静,那份淡雅,会盈满你的心胸,你会赞叹,这是唯一一块没有被现代文明污染的土地;长跪的信众,飘舞的经幡,晃动的经纶,神秘的天葬……。咀嚼着那些用祝福与祈愿堆积的厚重的藏族文化,会使你的内心腾起一种莫名的情愫,敬畏之心陡然而生,灵魂也像经受一次特别的洗礼。就这样,回忆着,念索着,品味着,你会慢慢沉入梦境……
  
  不容否认,和我们这些“憨吃迷糊睡”人不同,失眠的人听力出奇的灵敏。家中轻微的掩门声,楼下学生的吆喝声,甚至路上汽车的喇叭声、小商小贩的叫卖声,都听的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他们的心理很细腻,领导不经意的批评、同事之间友善的玩笑、自己身体偶尔的不适,甚至偶然中的偶然,会让他们心事重重,坐卧不宁。他们的想象力特丰富,从聊天的文字中能揣摩出对方的美丑、高矮、胖瘦,家庭背景、文化学识、脾气性格。有可能的话,他们甚至猜测对方对自己的评价是什么。他们担心小偷不知什么时候光临自己的家,忧虑孩子学习不够好,爱人不够忠;抱怨政府形象不够廉,自己脸蛋不够靓;责怪狮子太凶狠,怜悯蚂蚁太弱小。他们知道地球是圆的,还知道美国人在另一面,他们整天为美国人头朝下过日子而惴惴不安……
  
  俗话说,人比人该死,货比货该扔。和失眠者相比,有的人睡眠不是一般的好。我们老家的邻居,按庄乡我们称呼二老爷。人家90多岁了,大热天,在自家屋后的条石上午睡,头枕一块砖头,不怕着凉,不怕腰痛,很远都听到他的呼噜声,哪个香甜,简直给个皇位也不坐。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,差距怎么这么大哩?
  
  当然,睡眠是一件很私密的事,不宜对比,不宜自诩,更不便诉诸笔墨,不然的话,会让自己睡不着也不让别人睡着的先生、小姐们看了心中有气。他们会骂你幸灾乐祸,会说你饱汉不知饿汉饥。更有甚者,会给你使绊子、穿小鞋。这是有案可藉的。譬如,宋代大诗人苏轼,诗虽名震寰宇,但仕途多有不顺。不知不觉就遭贬官、遭发配。到了惠州,生活渐渐安定下来,心情顺畅了不少,便情不自禁地写了一首诗聊以自慰:“白发萧散满霜风,小阁藤床寄病容。报道先生春睡美,道人轻打五更钟。”不曾想,诗好流传也快,一不小心,便传到了京城宰相的耳朵里,这个睡眠不怎么样的老家伙吃醋了。苏轼你小子小日子过的挺滋润哪,都丢官、流放了,还睡的那么舒坦,看来,苦吃得还不够哇,那就再远一点,到海南的儋州去吧。你看看,苏轼的“春睡美”若大祸了吧。
  
  好睡眠的确是一种福气,是一种用钱买不来的欣然与惬意。见别人“春睡美”就大发醋意的宰相,早已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了。今人的思想绝对阳光的多、包容的多了。当听到有朋友或同事睡眠不好的时候,总会格外地关心与照顾,有的会送来祝福、鲜花,有的甚至献出偏方、秘方什么的。人就这样,一睁一闭一夜即过,一闭不睁一世即过。睁闭之间,司马琴台已荒,二十四桥何在,六朝文物不见,吴宫花草又生。睡眠就这么简单,睡眠就这么不简单。好睡眠等于好身体,身体没了,神马都是浮云。
  
  生活如诗,睡眠如诗。人人都要生活,人人都要睡眠,因而人人都是诗人,都在写诗。无论白天还是夜晚,无论是用镰刀、用铁锤、用笔杆、用嘴巴,用脑力、还是用体力。有播种,就有所收获。收获的可能是得意,也可能是失意,可能是阳春白雪,也可能是下里巴人。这就是生活,这就是人生。如果在“迟日江山丽,春风花草香”中安然入睡,如果在“白发三千丈,缘愁似个长”里从容就眠,世上还有什么越不过的坎呢?
  
  睡眠如诗,喜欢的人,知道是诗;读懂的人,会幸福美满。
  
  愿你成为一个新时代的“诗人”,一觉醒来,门外已是万紫千红、莺歌燕舞。
  
上一篇:从几米高的麦秸垛上跳了下去往往摔的鼻青脸肿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以陈光标在“无”车日来到之前砸自己的坐骑
  • 每年的这个季节都是桃农们最期盼和最高兴的时候
  • 别指望他们会干出什么惠及四方的功德来
  • 怎奈好客的常局长早已给作了安排
  • 他最神圣的使命就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而不惜生命
  • 只是人群被回字形的铁制栏杆切成了一字型
  • 其实是自己人生的指南针和保护伞啊
  • 燕子窝就建在堂屋正中那间的第二根檩条上。
  • 国人自古就有好学之风经典掌故可以信手拈来
  • 虽然顺便捎带了的其他几个景点但最想去的还是延安
  • 善于从生活中攫取欢乐的源泉
  • 虎年的日历牌不记得翻几张兔年又亟不可待地登场了
  • 千百年来他们始终践行“童蒙养正”的原则
  • 不是遮阳伞男爷们的皮肤没那么娇贵
  • 从几米高的麦秸垛上跳了下去往往摔的鼻青脸肿
  • 八月中旬的这次北京之行对本人来说显得格外有意义
  • 有媒体评论说梦鸽女士是一个家庭教育的失败者
  • 愿李玉唱着《飘来的歌谣》创作出更加辉煌的篇章
  • 不是我策划的水准有多高也不是对方的要求有多急迫
  • 日子一晃到了无忧无虑要啥有啥的今天